在日本滯留的日子-南陵 南陵論壇,南陵縣 南陵在線- www.18omega.com
南陵在線 | 南陵房產網 | 南陵招聘網 | 汽車頻道 | 攝影客服電話:18605690920
用戶名: 密碼: 永久登錄 快速注冊
在日本滯留的日子
發起人:青青弋江草  回復數:0  瀏覽數:23257  最后更新:2020-6-19 10:03:00 by 青青弋江草 只看樓主
百度一下相同標題的文章  帖子排序:
認證會員

南陵論壇頭像位

等級:飛龍騎士
角色:貴賓會員
發帖:3843精華:11
壇幣:4857經驗:4521
粉絲:47銀子:132
注冊時間:2010-5-22
居住小區:南陵縣南苑新村
泡  點:在線等級:9級
 在線時長:625小時32分鐘
 升級剩余時間:25小時在線等級:9級
 在線時長:625小時32分鐘
 升級剩余時間:25小時在線等級:9級
 在線時長:625小時32分鐘
 升級剩余時間:25小時
在日本滯留的日子

在日本滯留的日子

李琳琳/文

    年關的時候,我如約來到日本。來時一路暢通,回家卻難上加難了。因為疫情!機票難買,集中隔離,途中風險......擋路虎太多了,猶豫再三,我還是申請了簽證延期。
被困的日子,是令人焦慮的,只見白發蹭蹭地瘋長。每天不停地刷手機,看新聞,關注微信群,腦袋整整大了一圈。每當微友問候是否安好?不想把情緒傳染給別人的我,總是無奈地回復一個笑臉表情,可我的臉,早已愁成了一個真實的苦瓜。


附近有安徽老鄉,偶爾會遇見,他們總是安慰我既來之則安之,如真憋得慌,不妨先找份臨時工做做。不懂日語,我也沒有存過找工作的念頭。趕巧的是,一個老鄉所在公司要搬家,由于疫情,以前打工的留學生不愿意出來了。我輕而易舉得到了一份小時工的機會。
公司的儀器設備,會有專業人員來裝箱。我的工作就是處理一些過期的圖書、文件、雜志、報紙等紙類物品。對于一個擁有書店工作經歷的我來說,這事可是小菜一碟。只要把這些圖書整理包扎好,扔進垃圾屋就大功告成了。
我信心滿滿去了公司,這才驚訝待處理的紙類數量竟然那么多。老鄉看出我的顧慮,意味深長地點水”,你不要著急,工資是按小時來計算的。我琢磨著,這分明是在暗示我磨洋工呀!他哪里知道,我這人性子急,做事向來風風火火,不喜歡磨蹭。可轉念一想,就這么一點活,急呼呼地干完了,還不又得守在鏡子前數白發。我按捺住性子,按部就班慢慢地去整理那些要和不要的圖書雜志。老鄉又提醒我,在日本人眼皮底下干活,你要讓他們感覺到你的兢兢業業。哎,我懂了,意思是磨洋工也要磨出些技巧來。


    打開一個落滿灰塵的紙箱,發現里面有七八本嶄新的書籍。意外的是,這些圖書出自同一個作者。我一邊裝模作樣地擦拭著圖書上的灰塵,一邊猜測著這個讀者會是怎樣瘋狂地崇拜這個作者。不然,怎么可能擁有他這么多的作品?我把它們捧在手上翻了翻,分明又找不出絲毫讀過的痕跡。我不禁惺惺相惜地感慨,“山川異域,風月同天啊!”中日兩國的作家是何等的類似,把自己的著作當寶貝一樣贈了人,結果就是這樣寂寞地躺在紙箱里。

    一邊想著心思,一邊整理著這些即將成為廢品的圖書雜志,一會兒工夫,眼前就堆得像一座小山了。這么大的堆頭,斤兩不會少,若在我們老家,至少也能賣個幾百塊。哎,這些日本人,倒是這么大方地要扔掉,還要花錢來雇人整理。我似乎有些惋惜。

    就這些事,我一連干了很多天。因為垃圾屋很小,為了節約空間,我必須把要扔的紙張類捆扎得很整齊,加之怠工的欲念作怪,沒有很多天確實不行。工作結束后,我算算自己應該拿到的工資,心情稍微有一點陽光,頭上的白發也沒那么囂張地得瑟了。

第二個月,我去公司領工資,日本人見我進來,嘰里呱啦和我說了許多話。從他表情里,我感覺事情可能不太順,便有些忐忑。好在老鄉及時過來,給我當了翻譯。他告訴我,上次扔掉的那些垃圾,由于分類不符合規定,清運工至今沒有處理,現在還要把它們搬出來,重新歸類。我很疑惑,明明都是紙類,而且我也碼放得很整齊啊!老鄉給我解釋,硬紙和軟紙是要分開的;有文件夾夾著的文件,要把文件夾上的金屬取下來,歸到金屬類;有塑料皮包著的報告書,塑料皮也要拆下來,歸到塑料類;另外,還有......

我的腦袋嗡地一下子大了!天啊,在日本,扔個垃圾居然要整這么復雜!沒等我緩過神,老鄉推了我一下,趕緊去打卡呀,反正是按小時結算。我一下子明白過來,腦袋又恢復了原來的大小。

    公司在預定期限內順利搬家結束,我也戀戀不舍結束了小時工生涯。新公司地址離老鄉住處很近,這樣,每天就能節省將近兩小時的上下班乘車時間,他慶幸自己有更多的空閑用于種菜了。我也因此有機會當起了菜農。

 


    老鄉的菜地是租來的,我們稱菜地主人為地主。地主比較精明,他把一片地分割成一小塊一小塊的對外出租。巴掌大的地方,就要收兩萬日元每年的租金。當然,我這么說有點夸張,誰的巴掌會有那么大?

    菜地的租戶,有中國人,也有日本人。大家見了面,都用日語相互問好。日本人的問候語,聽起來像唱歌。老鄉那塊地位于這片菜園中間,南邊的租戶是個中國女人。女人每次來菜地,都戴著一個大口罩,我沒機會見到她的臉,也沒問她的姓名,私疷下便稱她為“口罩女人”。東邊租戶是一個日本人,他姓久家。我一直記不住日語讀音,感覺同漢語苦娃發音接近,便稱他“苦娃”。苦娃相對年齡稍長,估計不工作了,他呆在菜地的時間比較多。
據我觀察,苦娃地里的菜大都長勢喜人,而中國老鄉種的那些菜苗,大部分面黃肌瘦腿抽筋的弱模樣。難道,日本的土地也會欺生?
老鄉育的南瓜苗讓我幫忙去移栽。到菜地時,苦娃已經在他地里了。只見他跪在地上,用一把篩子,把泥土細細地篩。那樣一副虔誠的姿態,仿佛在做一件非常神圣的事情。等我栽好南瓜苗并澆好水,準備離開時,看到他還在轉動篩子。我暗自發笑,又不是面粉,篩得那么細,還能用來做餅吃?

    第二天,我見苦娃篩過的泥土堆上插著一塊牌子,牌子上寫著一排字。我拿出手機偷偷拍了照,老鄉很快發過來翻譯:不要偷我的土!我差點都笑噴了!
過了幾天再去菜地,發現我種的南瓜苗居然失蹤了。我的第一反應,沒在菜地插上一個牌子:不要偷我的菜!隨后,在種植南瓜苗的位置,我看到了一截可憐巴巴的莖。盯著那光禿禿的桿子,我猜出了盜苗禍首下意識地瞟了瞟苦娃那邊,只見他跪在大包菜前,正在專注地捉蟲。
沒有葉子的南瓜苗看來已經無可挽救,菜地有些草莓就快要紅了,如果任它們落在地上,又將成了蟲子們的草莓宴。我得趁草莓還沒有紅,先插上棍子綁住,將它們掛起來。
我穿過苦娃的菜地去找棍子,找到棍子后,又原路返回了。我沒想到,苦娃平時很和善的那張臉,一下子變得嚴肅起來。他一邊嘰里呱啦地朝我說著什么,一邊比劃著他菜地那條路。我猜不出他要表達的意思,但能感覺到,我一定是做錯事了。俗話說,伸手不打笑臉人。我于是咧著嘴,向苦娃賠著笑。誰知這一笑,苦娃氣不打一處來。他板著面孔,把菜地邊上那些小石塊撿了過來,一股腦堆在他菜地路口。

  老鄉下班來菜地時,我向他描述苦娃做的那一幕。老鄉告訴我,日本人的菜地,那是他的私人領域,你從他地里走,已經侵犯了他的權益。當他告訴你不能走的時候,你要嚴肅認真地聽著,表示接受批評。而你,卻對他齜著嘴巴笑,分明就是不認錯并向他挑釁!

再去菜地時我牢牢長了記性,從公用的路口繞進去。見到苦娃我依然對他笑。苦娃也會向我問好,像什么事都沒發生一樣。
菜地邊上有間小木屋,木屋四周放著租戶們的農具和化肥等物品。中間擺著一張長木桌,還有一圈木椅子。有兩個日本男人,干完活喜歡坐在木屋里抽會煙。


  一天,小木屋的玻璃門上貼了紙條。老鄉說,菜地快到期了,地主提醒大家,要續租的,在某一天把租金交上來。
菜地到期前兩天,口罩女人帶著她老公來了。她告訴我們,最近工作忙,菜地不種了。她男人三下五除二把地里菜收得凈光。我以為,菜地到期,把菜收走就完事了。誰知他們收完菜又開始勞作,先用鐵鍬翻地,再用耕耘機把泥土打碎,最后還用鋤頭刨平。我對口罩女人干事認真負責的態度表示贊賞,沒想到事后地主告訴老鄉,你朋友退租前,沒把地里的雜草帶走。

    那塊地空在那里,沒幾天就迎來了新的租戶。新租戶是一家三口,夫妻倆三四十歲的模樣,孩子十來歲。小女孩把一個五彩風車插在菜地,看它迎風不停轉動開心極了。

女人帶了一些包裝精美的小食品,菜地每個人都分到一份。這是新租戶給大家的見面禮。
日本人似乎很講究禮節,但也有些行為,讓人不可理解。新來的一家三口,種菜以女人為主。很多時候,孩子在一旁幫忙,男人卻坐在小木屋休息。那次,我進小木屋拿鋤頭,見男人坐在木屋里看報。無意中,我掃到報紙上“新冠”兩字,便伸過頭想看看疫情消息,男人見我看他手中的報紙,瞄了我一眼,立馬將報紙收了起來。

    有我在菜地幫忙,老鄉的菜漸漸變得昂首挺胸,精神抖擻了。后來補栽的南瓜苗,我用塑料瓶給它罩上,蟲子也吃不到了。萵筍已經長得很粗壯,老鄉告訴我,想吃隨時可以去菜地砍。
其實,我也早聞到了萵筍的味道,只是不好意思說。既然他讓我砍,我就不客氣了。那天,我帶著一把菜刀去了菜地。到了菜地,又不好意思直奔主題,就把菜刀放在一旁,先在韭菜地里撥草,以便砍萵筍時多一份心安理得

   一會兒工夫,菜地里突然冒出了警察,居然還是三個,他們直接朝我走了過來。雖然我知道自己并沒有干壞事,但見到警察,還是有一些發毛。他們站在我面前,嘰里呱啦說著什么。我聽不懂,也猜不出他們的來意。我的心臟跳得飛快,擔心莫名其妙地被他們套上一個手鐲就帶走了。我的手心里開始冒汗,但又沒辦法辯解。正在焦頭爛額之時,我看到另一個老鄉的車停在了菜地入口,立馬像抓到救命草一樣求救了。

    原來,警察接到了舉報電話,說看見有人拿著刀朝這個方向來了,根據舉報人對拿刀人的衣著描述,警察很快找到了我。經過老鄉一番解釋,事情總算風平浪靜了。警察走后,老鄉提醒我,下次如果需要帶刀出來,一定不要把刀直接露在外面,記得用報紙包上,或者用方便袋裝起來。

    一場虛驚,越發讓我有了一種飄零的感覺。日本雖好,但熟悉的地方才是家啊!我又開始掰著指頭數日子了,期盼中日正常通航的日子盡快到來。


    作者簡介:

李琳琳,女,安徽南陵人。安徽省作家協會會員、蕪湖市作家協會會員。作品散見于《安徽文學》《蕪湖日報》《大江晚報》《蕪湖文藝》《江南晚報》等主流報刊暨網絡媒體。2015年出版長篇小說《陪讀女人》。



人生至少要有一次沖動,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。
返回頂部↑
南陵在線-版權所有:南陵優揚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當班編輯: Azure
客服熱線:18605690920 QQ:334150315 南陵論壇官方群號:31832576 164568377 本站常年法律顧問:安徽籍山律師事務所-劉家賓律師
皖ICP備07009047 皖公網安備34020002003169 經營許可證號:皖B2-20130038 網站地圖 Processed in 0.18 second(s)
视频一区在线亚洲国产